芒市庆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网上蓝盾2018-司太立并购子公司因环保违法遭停产 业绩补偿恐致流动性危机雪上加霜

网上蓝盾2018-司太立并购子公司因环保违法遭停产 业绩补偿恐致流动性危机雪上加霜

2020-01-11 08:29:58
[摘要] “业绩担当”停产整顿 或引发业绩补偿12月5日,司太立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海神制药于近日收到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责令停产整治告知书》,责令海神制药就其前期调查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停产整治。然而,业绩增长严重依赖的子公司现在因为环境违法被停产改造,这对司太立而言,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网上蓝盾2018-司太立并购子公司因环保违法遭停产 业绩补偿恐致流动性危机雪上加霜

网上蓝盾2018,中国网财经12月27日讯(记者里豫 李冰岩)近日,国内碘造影剂原料药龙头企业浙江司太立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3520.sh,下称司太立)旗下控股子公司海神药业因涉及环境违法被要求停产整顿。

值得注意的是,司太立的内生增长并不理想,2019年来已有下降趋势,海神药业是司太立的业绩担当,完成并表后的2019年三季度,司太立的净利润增速达到62.08%,是上市以来的最好成绩。所以,海神药业的停产将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严重打击,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去年底刚刚完成收购,海神制药目前尚在业绩承诺期内,此次停产无疑将影响今年甚至明年的业绩兑现。

不仅如此,对海神制药的现金并购也让上市公司背上了沉重的负担,有息负债的规模已经远超货币资金,短期偿债压力巨大,司太立的资金链已经十分脆弱。

然而,在上市公司被“掏空”的同时却鼓了控股股东及关联方的腰包,收购支付的巨额现金绝大部分进入了控股股东及关联方的账户,使其成为了最大受益人。

“业绩担当”停产整顿 或引发业绩补偿

12月5日,司太立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海神制药于近日收到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责令停产整治告知书》,责令海神制药就其前期调查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停产整治。

据了解,停产的主要原因系2019年9月12日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在对海神制药进行调查时,发现海神制药在生产物料转运过程中产生跑冒滴漏现象,经雨水冲刷进入地表,未对区域污水进行有效处置,造成部分地表水超标等相关环境违法行为。本次停产的复产条件为海神制药对相关环境违法行为进行整改并取得当地环保部门审核同意。

截止目前,海神药业的复产时间还是个未知数。

海神制药是司太立几经周折收购来的控股子公司,海神药业的主营业务跟司太立的原有业务基本一致,都是从事x射线造影剂原料药,海神制药是司太立的业绩担当,并表后,司太立的业绩也由此实现了上市以来的最高增速。

并购之前,司太立的内生增长并不高,2016至2018年度,其营收分别为6.73亿元、7.11亿元、8.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27%、5.65%、25.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0.83亿元、0.94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0.41%、9.19%、12.7%。

2019年海神制药并表后,公司业绩开始发力。2019年前三季度,司太立实现营业收入9.86亿元,同比增长55.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大增62.08%。

然而,业绩增长严重依赖的子公司现在因为环境违法被停产改造,这对司太立而言,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去年底刚刚完成收购,海神制药目前尚在业绩承诺期内,此次停产无疑将影响今年甚至明年的业绩兑现。

据收购时双方签订的《业绩补偿协议》,约定海神制药在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拟实现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77.1万元、5229.22万元、6742.42万元,复合增速达33.6%。而据资料显示,2019年上半年,海神制药实现净利润3294.18万元,据承诺的业绩还有很大差距,而且,复产时间的不确定也给明年的业绩实现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据司太立方面称,海神制药本次停产整改,将影响其全年营业收入,“如无法完成业绩预测,公司将与交易对方讨论补偿事宜。”

极度紧张的资金链

收购海神药业给司太立带来了业绩和股价双升,但司太立为了收购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2018年10月27日,司太立发布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上市公司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向香港西南国际、宁波天堂硅谷、西藏硅谷天堂购买其持有的海神制药94.67%的股权,交易作价8.05亿元。

这次交易对价8.05亿元为纯现金收购,让上市公司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

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司太立有息负债合计达到18.4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分别为8.63亿元、1.21亿元、8.65亿元。

从有息负债的变动来看,司太立的收购使用了大量的短期借款,属于典型的短借长投,财务风险十分巨大。

2019年以来,司太立的债务规模继续扩大,截止2019年三季度,公司有息负债合计达到20.4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分别为11.27亿元、1.55亿元、7.63亿元。

面对如此规模的由此负债,司太立的货币资金在三季度时仅为3.56亿元,根本无法覆盖短期债务,资金链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

为了缓解当前的债务风险,司太立数月钱抛出了可转债计划,但这一融资计划终究没有实施,在宣告可转债计划失败后,司太立同时又公布了非公开发行预案,可见公司对资金的渴求状态。

上市公司背负了沉重的债务的压力,然而大股东却趁着股价大涨之时,几乎将全部的股权质押出去了。

司太立的大股东为自然人胡锦生,实际控制人是胡锦生与胡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胡锦生持有公司股份3591万股,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357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42%;胡健持有公司股份3150万股,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315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

如此高比例的质押数量,在a股中并不常见,一旦股价下跌,非常容易爆仓。

收购“掏空”了上市公司 鼓了控股股东腰包

上文提到司太立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向香港西南国际、宁波天堂硅谷、西藏硅谷天堂购买其持有的海神制药94.67%的股权,交易作价8.05亿元。

在这笔交易中,香港西南国际、宁波天堂硅谷、西藏硅谷天堂获得的现金对价分别为7.05亿元、5000万元和5000万元,香港西南国际成为最大受益方。

根据彼时的重组报告显示,香港西南国际是司太立实际控制人之一胡健配偶的卢唯唯控制的公司,是上市公司的关联方,巨额的收购现金实际上流入了控股股东的腰包。

资料显示,司太立是国内碘造影剂原料药龙头企业,主要从事非离子型碘造影剂及喹诺酮类抗菌药等药物的原料药及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造影剂主要产品为碘海醇、碘帕醇、碘克沙醇等,喹诺酮类主要产品为左氧氟沙星、盐酸左氧氟沙星等。

本文源自中国网财经

© Copyright 2018-2019 krainierphoto.com 芒市庆农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